详细内容

江南始祖吴宣

时间:2018-03-20  【转载】       阅读

传承之七:江南始祖吴宣


宣公因父简公赴四川任四川节度使,举家迁居四川阆州兰登谷巫锡山后娶蜀主孟知祥嫡妻何氏之女,在应顺元年(公元934年)孟知祥称帝,授宣公为驸马。知祥称帝不久即去世其子孟昶继位宣公不满孟昶穷奢极欲朝政腐败并预见时局将不稳,遂于天福元年(公元936年)弃官,毅然带领妻室家人循江逃奔来到江西抚州临川之石井居住,时年63岁。数年后,留次子吴经留处石井,与长子吴纶三子吴绍移居南丰嘉禾驿李宁庄不久再迁祝家山金斗窠(即现在的洽湾镇坪下村)。在孙子吴景长大成人后,吴宣又携妻室孙子移居现在的莱溪乡九联村(原名韭源)青铜山后世尊公为“吴氏江南始祖”。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闽宪尚书包宏斋题诗《宣公像赞》: 不膺王爵孟家封,跋涉云山几万重,来向江南为始祖,后人千载仰高风。

宣公 (泰伯71世江南始祖)

公名宣珹字守德是简公长子唐史学家吴兢之七世孙也生于唐僖宗乾符元年(甲午874年)后汉乾祜三年(公元950年)九月年77岁而终,周太祖广顺元年(公元951年)九月与孟氏夫人合葬于南丰从周乡(又名世贤乡)韭源耆青铜山下青鱼潭坐东向西翠鸟下潭形公葬左穴孟氏葬右穴。公配孟氏刘氏毛氏三位夫人生三子(长吴纶次吴经三吴绍)传18孙 77曾孙 360玄孙。

后世考疑:

1.族谱记宣公之父简公是四川节度使,宣公因此随父居阆州之巫锡山。

但查该时期的史料,并没有吴简任四川节度使的记载。

2.族谱记宣公是后蜀高祖孟知祥之婿。

但史书仅记孟知祥有二女:孟久柱封崇华公主,嫁伊延环,生子伊审征。孟延意封玉清公主,丈夫可能是董璋之子。并没有吴宣是其女婿的记载。

3.族谱记孟氏夫人是孟知祥嫡妻何氏所生。

但查史书所记孟知祥妻妾:皇后李氏,李克用侄女,李克让之女。初封琼华长公主,后改封福庆长公主。去世后,追封晋国长公主,谥号雍顺。贵妃李氏,原为李存勖的妾室,后被赐予孟知祥。孟知祥称帝后,封贵妃。儿子孟仁赞(孟昶)继位后,被尊为皇太后。可见嫡妻何氏的记载与史料不符。

4.族谱记宣公生于874年。载于族谱中的《宣公遗嘱》叙孟氏夫人与宣公是同岁,可知孟氏夫人生于874年。

但查史书,孟知祥也是生于874年。如此父女同庚之谬误,可见《宣公遗嘱》绝非宣公本人所述。

驸马宣公之谜

自称是1100年前的吴宣公 之后裔的吴氏族群遍及当今中国江南地区,皆尊称宣公为“吴氏江南始祖”。族谱资料也以较大篇幅叙述了宣公及其三子十八孙的生平。然而,《吴氏根源记》、《宣公遗嘱》、《宣公源流记》、《宣公诗赞》、《宣公配孟氏夫人像赞》等载录于吴氏族谱的文章诗赞,具言宣公贵为后蜀驸马的说法,却无法在正史史料中得到印证。南宋庆元三年(1197年)由朱熹所撰的《朱夫子序》仅叙宣公是后稷九十世,未有提及宣公是孟知祥的女婿。宋淳佑九年(1249),宣公十三世孙吴攀龙所撰的《重修青鱼潭墓序》亦仅述宣公娶孟氏夫人,也没有说孟氏夫人就是孟知祥之女。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包宏斋题撰的《宣公像赞》是歌颂吴宣公的著名诗句,后来更成了宣公后裔代代相传的联宗暗语,然而在《宣公像赞》的四句诗中依然找不出宣公就是后蜀驸马的字句。

既然正史资料以及《朱夫子序》、《宣公像赞》、《重修青鱼潭墓序》都没有宣公娶后蜀高祖孟知祥嫡妻何氏之女孟氏夫人而受封为驸马的记载,那么族谱中的叙述依据何在?

自南宋末年元蒙肆虐,至明朝汉人复兴,经百多年劫难,族人散逸各地九死一生,族谱散失祖脉难寻。元蒙灭亡后,各姓氏家谱祖脉难寻的现象极为普遍,古人由来崇尚门第,尤其是劫后余生百废待兴的时代,即使攀附望族以抬高自重,亦彼此心照不宣互不干涉,官府邻族更无暇详考真伪。修谱时仅凭道听途说无视史实,想方设法为先祖脸上贴金,导致祖脉世系虽详而不实。后世因难寻相关史料予以比对考证,且往往会认为前人所述必不讹传。那些杜撰出来的伪历史在无人纠正的情况下,陆续被其他同宗支派视为正统祖脉族史,辑录于族谱之内,最终误导了后世子孙对本族真实历史的认知。

同样的,宣公世系或许在明朝建立前就已经散失,仅有《朱夫子序》、《宣公像赞》、《重修青鱼潭墓序》等少量真实族史幸存于世。拟重修宣公世系的前辈族人依据《朱夫子序》中所述知宣公是泰伯七十世孙;又由《重修青鱼潭墓序》知宣公是唐太史兢公之七世孙、娶妻孟氏、有3子18孙77曾孙360元孙,宋朝天圣年间,析处抚、赣、建武、四军之地,以逢塘、逢井、逢源为识…...等族史信息。由于题撰《宣公像赞》的包宏斋是历史名人,宣公的生平经他的诗叙述尤其能彰显权威性,撰谱者称宣公是后蜀驸马就是借助此诗来力证门第显贵,宣扬祖德宗功。如果包宏斋是在听取宣公后裔介绍宣公生平后,根据宣公的真人真事题撰《宣公像赞》的,那么“不膺王爵孟家封”的本意或许应该理解为:“不膺”“王爵孟家”“封”,此“王爵孟家”是特指贵为王侯的孟氏,即后蜀孟知祥孟昶父子的政权,全句意思是:不做后蜀孟氏政权任命的官职。撰谱者将其理解为:“不膺王爵”“孟家封”,意思即不受孟家封赏的王侯爵位。再结合《重修青鱼潭墓序》所叙的“宣公娶孟氏夫人”,却可顺理成章的把孟氏说成是孟知祥之女,宣公也就成为贵同王侯的驸马了。

现在我们看到的宣公世系与史实不符的成因,或许正是当年撰谱者没有以严谨的态度坚拒歪风,却以有违史实的著述去满足族人虚荣的门第观念所致。客观来看,包括《吴氏根源记》、《宣公遗嘱》、《宣公源流记》、《宣公诗赞》、《宣公配孟氏夫人像赞》在内的族史文献在正史面前显得底气不足,感觉像是杜撰出来的,不太真实可信。

纶公 (泰伯72世 宣公之子)

公字伯宗号衍德是宣公长子宋朝状元生于唐昭宗天佑元年(公元904年)甲子二月十七辰时卒于宋太宗至道三年(公元997年)丁酉九月十五未时享寿94岁謚曰孝与刘妣合葬于祝家山金斗窠坐庚向甲面朝军峰山眠牛牛头穴。配刘氏曾氏朱氏李氏等四妣曾氏朱氏合葬天井湖“眠牛形” 坐甲向庚公生十子(长宏 次宥 三华 四福五珍六万七兴八宝 九仪十景)。

后世考疑:

1.族谱记宣公长子纶公是宋初状元,甚至有部分族谱记宣公第三子绍公也高中状元。

据查史料,北宋历届科举状元中并无此二公名讳。

2.部分族谱记纶公第四子福公是探花(由《吴氏根源记》可知该文是此福公所撰写)。

但查史料,有列记的北宋探花郎中也未见吴福公的名讳。至于宣公十八孙中被族谱记载为进士或举人,以及所担任官职的信息是否确凿,就更无从考究了。

宥公 (泰伯73世宣公之孙客家入闽始祖)

公字承顺又字开拔号仁郎是纶公次子宋进士敕封中宪大夫诰赠文林郎生于五代后唐928年后晋天福元年(936年)随祖父由川入赣宋仁宗天圣五年(公元1027年)因火焚居乃迁祝家山析山塘遭时不靖乃隐居福建汀州府宁化县石壁村教子耕读不乐仕进,后再移龙岩开基后世尊为吴氏客家“入闽始祖” 。卒与妣邹氏合葬漳州龙岩县笔架山虎形坐坤向艮未山丑向兼坤后又以公之银牌合葬于上杭县胜运里兰家渡官压坪燕子阁 “燕子傍梁”形。公配邹氏彭氏 陈氏 黄氏四妣共生四子(长坎一 次坤二三震三四巽四)。

后世考疑:

1.族谱记承顺公是进士,诰封中宪大夫 敕赠文林郎。部分族谱还有任职吏部的记载。

承顺公及坤二公皆敕赠文林郎(正七品),应是因吉甫公任博罗县令,依例敕封三代之故,但又记承顺公诰封中宪大夫(正四品)的说法就于理不合了。如果生前已是正四品,岂有再以较低阶的七品衔敕赠之理。坤二公的奉政大夫(正五品)也比文林郎的品阶高,亦同此理。

2.族谱记承顺公因火焚居乃迁祝家山析山塘,后又迁宁化,再移龙岩开基。

须知1027年焚居时,928年出生的承顺公已届百岁虚龄,居然还能率子孙辗转迁居,实属不可思议。而依据自称是宣公曾孙的吴忠敏撰于1033年的《宣公源流记》可知,焚居时承顺公之兄宏公亦尚在,是宏公提出应依照纶经绍三公早年逢塘逢井逢源之誓徙居的。兄弟同登百岁高寿,更是世所罕见。

坤二公 (泰伯74世宣公曾孙承顺公之子)

公字祥兴世称坤二郎公是宥公次子宋敕赠文林郎钦擢御史奉政大夫公生于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随父由宁化迁龙岩后迁永定卒于宋哲宗元符3年(1100年)享寿97岁,初葬永定再葬上杭宋理宗景定五年(1264年)转葬大埔县湖寮乡之五虎山麓清宣统元年重修并於山麓下古城村创建宗祠承坤堂。公及妣合葬墓于2011年由湖寮移葬大埔县茶阳镇新村雪坪。公配彭氏王氏二妣王妣葬永定县溪南里绣针落槽形彭妣生于宋仁宗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 因随第三子吉甫公赴任广东惠州府博罗县令卒于任所运柩回龙岩途遇大雨阻于永定之金丰里瑶上 随行人等至岭下顾姓屋内躲避稍刻天晴往看灵柩已为土封乃知为天葬地遂用巽山乾向筑坟穴名铺毡玉枕形。生三子(长泰甫次兴甫三吉甫)。

后世考疑:

族谱记坤二公生于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年)。

公元928年出生的承顺公,至76岁才生次子坤二公,之后又生了震三公、巽四公?这是极为不合情理的!

泰甫公 (泰伯75世宣公5世承顺公之孙)

公讳亨 是坤二公长子 山东济宁知府 生卒年失考 卒葬广东兴宁县北厢张坡沥 土名横岗上 望江狮形 巳山亥向 配马氏生二子(长四五郎次四六郎)。据《渤海吴氏大宗谱》载:公是宋理宗朝廷试举人考官林则祖擢公为执事郎中是时林则祖陈宜中万镛曾唯刘黼陈宏等数人上书攻丁大全被斥又值叛臣吴曦僭称蜀王(公元1207年)自号崇德朝廷命杨巨源斩之。公原讳德为免遭牵连避德字改亨字以泰字改崇字,自命曰泰甫。

后世考疑:

族谱记泰甫公为山东济宁知府。

若泰甫公确为知府,则可凭四品职衔赠封三代为中宪大夫或朝议大夫,族谱岂有仅记其祖父承顺公及父亲坤二公为敕赠文林郎(七品)之理。

在出生年份方面,各地记载分歧颇大:有些族谱记泰甫公生于981年,有些族谱记泰甫公之弟吉甫公生于1082年,福建永定县箭滩吴氏碑记又载吉甫公在元朝时任广东惠州府归善尹(公元1279年南宋灭亡后,广东惠州府始属元蒙管治)。

四五郎公 (泰伯76世宣公6世承顺公曾孙)

公是泰甫公长子 生卒年失考 卒葬福建上杭县汤湖村岐坑屏岭 风吹罗带形 配杨氏卒葬公之墓左畔隔岗岽上生一子:阿三。

后世考疑:

明朝景泰年间汤湖谱由李嗣英先生撰序云:“吴氏其先,宁化石壁人也。元间,鼻祖四六郎公偕兄四五郎公避兵于兹家焉,四五郎公之子孙后涉于潮州海阳县,汤田吴氏即其裔也。”据序可知,早在1453年吴江重修汤湖谱时或之前就已知汤田吴氏是四五郎公之裔,吴江及其族人对前几代伯祖四五郎公的后裔予以关注亦合情理,其确认汤田鼻祖三公(畏庵)即四五郎公之裔应非凭空而来。又据《桂轩公族谱叙》所云:“其先福建汀州上杭湖雷村人也”,可假设四五郎公后裔离开汤湖先移居湖雷,后至三公是再迁程乡,吴江及其族人往湖雷寻访时,问得由汤湖移居湖雷的四五郎公后裔已辗转迁至海阳汤田,但基于条件不允,未曾再派人前往联络。50年后桂轩公首撰汤田谱(1505年)时未提及由石壁迁居汤湖的四五郎四六郎兄弟,可见当时仅汤湖单方面知彼此关系而已。1591年因祖坟“风吹罗带形”被侵,是吴绍周等人仗义寄《汤湖来书》主动告知,并非汤田族为求溯源而刻意附会。

依据1453年之汤湖谱序,吴江及其族人以四六郎公为鼻祖。毁于1449年寇乱之汤湖谱由四六郎公之元孙茂参公首创时,茂参公之叔伯辈、甚至祖辈应有尚存者,按长辈忆述叙记其上三、四代至四六郎公,排序大致不会出错,记载应当是可信的。假设吴江重修汤湖谱时年约40-50岁,即约生于1400-1410年之间,以两代间隔为平均30岁推算,其父茂参公生于1370-1380年间(与德广公年龄接近),茂参公之父谷用公生于1340-1350年间,谷用公之父千五郎公生于1310-1320年间,千五郎公之父五十郎公生于1280-1290年间,五十郎之父四六郎公生于1250-1260年间。这样的假设在时间上甚合“元间,鼻祖四六郎公偕兄四五郎公避兵于兹家焉”之说,也可以说把四五郎公的生年推算在1250年前后是比较合理的。由于德广公五世孙桂轩公撰谱载:“三公于洪武三年(1370年)由湖雷迁往程乡”也是可信的。在1250年和1370年这两个大致可信的年份相隔120年的前提下,记三公(畏庵)即四五郎公独子的说法就不甚合理了,可见四五郎公和三公(畏庵)之间的世系应该是有遗漏的。

汤田吴氏因1591年的《汤湖来书》告知“风吹罗带形”是本派祖坟而得知祖籍源流在福建汤湖。由“自一移居广东后,我汤湖一脉不忍此地湮没,历年祭扫不衰”可知汤湖族人对“风吹罗带形”的了解是具延续性的,因而他们认定是汤田吴氏的世祖之坟应当是不会错的。而《汤湖来书》没有明确“风吹罗带形”就是四五郎公之墓,可能是因为“风吹罗带形”已为赖氏所毁,又或是汤湖族人虽经历代口传而知该坟是四五郎公一脉之坟,但由于那时墓碑已无存或碑文早已模糊难认,故不敢贸然确定是谁之墓,详情须等汤田族人抵达查验时面陈再议,可惜当时汤田没有派人前往查证,实情因此不得而知。

汤田吴氏自明末清初依据汤湖族谱往上溯源,鉴于汤湖谱是以始迁祖四六郎公开始记载的断代史,其始创之谱所溯祖源并不遥远,是比较真实可信的。至于《汤湖来书》后60余年的顺治丙申年(1656年),由汤湖族人太公、懋中寄给六奇公的族谱,可能是崇祯七年(1634年)八十六岁八世嗣孙吴献衷重订的,若如此,则“四五郎公生一子阿三”的记载也很可能是吴献衷因应《汤湖来书》而补充的。

综上所述,“风吹罗带形”确是三公(畏庵)的祖坟无疑,但未必就是四五郎公之墓。四五郎公是三公(畏庵)的上代,但关系应该不是父子。

另外,茂参公始创汤湖族谱时知道四五郎公兄弟是元朝时由石壁迁往汤湖的,但并不知道他俩的父亲是谁,所以没有相关记载。至于后来是如何上溯祖脉至泰甫公及其上先祖的,则仍有待据史考证。

三公 (泰伯77世宣公7世承顺公5世)

公号畏庵是四五郎公之子乃丰顺汤田吴氏之鼻祖也生卒年失考公原居福建上杭汤湖村明朝洪武三年移广东程乡万安都大立保黄坭塘卒葬鲤子湖配赖氏生二子(长德庆次德广)。三公既逝家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