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吴三桂

时间:2018-01-22  【转载】       阅读

万历四十年(1612年)吴三桂出生于关外的汉镇中后所,祖籍江苏高邮。 出身于辽西将门望族,自幼习武,善于骑射 吴襄耳闻目睹了明朝在



天启二年(1622年)如何在广宁之战中失利,辽东经略熊廷弼如何被传首九边,辽东巡抚王化贞如何下狱而死。吴襄奉旨调进北京,娶了祖大寿的妹妹为妻。祖大寿是世居辽西的望族,吴襄成为祖大寿的妹夫,吴三桂成了祖大寿的外甥。祖、吴两家的联姻,使吴襄、吴三桂父子找到了坚强的靠山,也使祖氏家族的势力更加壮大。吴三桂在父亲吴襄和舅舅祖大寿等的教诲和影响下,既学文,又学武,不到二十岁就考中武举,从此跟随父亲吴襄和舅舅祖大寿,开始他的军旅生涯

mmexport1516584846229.jpg


清康熙初年,封藩云南的平西吴三桂举兵反清,一度声势浩大,波及十余省,兵马数十万,即所谓“三藩之乱”,最后却由胜利而变相持,由相持而遭覆亡。

吴三桂先世本是安徽徽州人,其后迁居江苏高邮,形成高邮吴氏。吴三桂的祖父是个以贩马为业的商人,奔走于北方各地,后定居于辽东,到吴三桂父亲吴襄时,其家族才开始振兴,形成明末辽东有实力的军事家族,高邮吴氏也随之名震四方。
吴襄,少年时读书很少,成年后,体格强健,从军到镇武将军李成梁部下效力。明天启年间,吴襄中武进士。崇祯年间,吴襄先后历任都指挥使、都督同知、总兵、中军府都督等军事要职。他和世守辽东的祖氏家族联姻,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军事集团。吴襄在辽东拥有一支精锐的家族亲军和大量的庄园,吴三桂的舅父祖大寿、祖大弼、祖大乐都是明代世守辽东的重要将领,其下有表兄弟祖泽润、祖泽远、祖泽溥、祖泽洪等十多名副参将军官。
明末国势衰落,后金兴起,辽东战事频仍。青年吴三桂随父征战辽东各地,积累了丰富的经历,也锻炼了初步的军事组织才能,有了一定的声誉。
吴三桂早年就善于钻营,注意全力结交军政要人。太监高起总监宁锦军马时,吴三桂便拜这位以杀良臣冒功为能事的阉人为义父。崇祯年间,重臣洪承畴经略辽东时,吴三桂也拜在他门下。此后吴三桂在这批人的扶植下一路飙升,几年间,从一个普通的中下级军官升任团练总兵,成为明朝一位重要将领。

mmexport1516584851550.jpg

明清在关外对峙时期,升任要职的吴三桂虽然参加过一些抗清战争,但败多胜少,过大于功。崇祯四年吴三桂随父参加救援大凌河战役,战斗间吴三桂父子见形势不妙而临阵脱逃,造成明军四万余人全部溃败,大凌河也因援绝而陷入清军之手。崇祯七年吴三桂父子参与救援宣府、大同战役畏敌不前,致使乱兵骚扰地方。吴三桂独当一面后,适逢以洪承畴为主帅的13万明军被清军主帅皇太极围于松山。吴三桂没接到命令就擅自提前率军夺路逃跑,结果连大印也被清军缴获。在吴三桂影响下,各路兵马争相败逃,明军损失惨重。这次战役号称松锦战役,明军的失败为日后清军入关打通了道路。吴三桂因之被降三级,驻守宁远。
吴三桂驻守宁远期间,明清之间的政治军事对峙形势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吴三桂成了明清两个政权之间举足轻重的人物。对明朝而言,松锦失陷后,宁远成为阻挡清军入关的主要屏障。吴三桂驻守宁远后,收罗兵勇,召集散兵,军队增加到三四万人。1643年,吴三桂凭借这支军队入卫京师,抵御清军进关取得了战绩。这一年,中后所、前屯卫、中前所三城相继失守,惟独吴三桂守住了宁远孤城。在此情况下,明政府自然把吴三桂视为东部边陲的保障,并在其入卫京师时,给予武英殿赐宴之恩荣。对清而言,夺取宁远是清军入关的前提。清人为达到其战略意图,动用已经降清的吴三桂的亲戚故旧,对其进行了频繁的,劝降活动,信使往返不绝于道。吴三桂既未立即决定降清,也没有做出毁书斩使誓与清军决战到底的激烈行为。吴三桂此时掌握着一支战斗力很强的军队,他洞观时局因而他决定在日后时局剧烈变化时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此时明政府可谓内外交困,李自成起义军西出西安,东渡黄河,连克临汾、太原、大同、定宣府等要地,进军矛头直指京师。面临覆亡的明政府,朝野上下把吴三桂视作救命稻草。崇祯皇帝召见其父吴襄,将吴襄提升为中军府都督。又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飞檄急调其入卫京师。吴三桂早就想撤离孤宁远,他接到命令后,不到十天就将宁远50万军民撤至山海关。当吴三桂率部抵达永平时,北京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李自成大军已攻下北京,崇祯帝已吊死煤山.

mmexport1516584856115.jpg


在京大臣也多已投降李自成,吴三桂成了丧家的猛犬。此后吴三桂在多种政治势力之间进行投击,不管投向何方,全以自己的利益为定。永平离北京不过数百里,吴三桂最初决定降李,他曾接待了李自成派来招降的使者,甚至在途中大张告示宣称进京朝见新主,李自成的檄文中也曾有“吴三桂知天命所在,已回心革面”之说。这仅仅是吴三桂在特殊形势下的权宜之计,他一方面想借此保全自己的特权财产及身家性命;另一方面还抱有充当新王朝佐命功臣的希望。然而,农民起义军对旧事物巨大的破坏力彻底摧毁了吴三桂的幻想,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等人开始对在京的明朝官员进行追赃,有的甚至实施拷问,其父吴襄也在其列。吴襄也私下给吴三桂写信,要他速来救父。此时,李自成也认识到了吴三桂的重要性,即令刘宗敏释放吴襄,并令写信劝降吴三桂。这两封信一前一后仅差一两天,吴三桂看到两封内容截然不同的家信,断定李自成的招降活动不过是一场骗局,下决心和李自成决裂。

明代晚期,社会腐败,官僚士大夫多追求豪华奢侈的生活,常常妻妾成群。少年得志的吴三桂出入达官贵人之间,深受影响,吴三桂早年就纵情歌舞声色。入卫京师时,曾以千金购得苏州名妓陈圆圆,藏之密宅,后世称之为“金屋藏娇”。

mmexport1516584860633.jpg

在吴三桂和李自成决裂之后,腹背两面受敌,山海关以西李自成重兵已近在咫尺,山海关之东是日益逼近的宿敌清。在生存大计的权衡下,吴三桂不顾民族大义终于将目光投向雄居东北的满清,这是势所必然。但吴三桂清楚地意识到,明清对峙几十年来形成了民族仇视,如已降清的洪承畴、祖大寿等皆为士林所不耻,遭朝野上下所唾骂。因此他不敢贸然地降清。当年曾招降他的皇太极此时已经去世。他精心设计出了一套投石问路的具体步骤。吴三桂先发出了关于他和清军联合入犯的假情报以试探各阶层的反应,广造复辟舆论,宣扬“试看赤县之归心,仍是朱家正统”,并煽动在京的明遗老遗少为崇祯帝发丧。
此时虽然已存在吴三桂降清的客观形势,吴三桂向清军统帅多尔衮发出了第一封求援信,在这封信里,吴三桂以明朝臣子的身份向清求援,灭除李自成等流寇,使明朝得以复发,而不是请清入主中原。想待消灭了起义军后,以“子女玉帛”和部分土地作为对清出兵的酬谢和报答。在进军路线上,吴三桂严加限制,要求清军自喜峰口、龙井关、增子岭、密云等处进入明境。这些地方是从前清兵历次进攻内地的旧路,现在又是李自成起义军驻扎的要地。然而就在这时,吴李对峙的军事形势发生了新变化。李自成开始对吴三桂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增派数万大军开赴山海关,山海关行将成为吴李决战的主战场,吴三桂面临灭亡的命运。吴三桂被迫改变初衷,由不许清兵从山海关入境,到迫切要 求清军从山海关入关,企图使清军与即将到来的起义军决战。

mmexport1516584865306.jpg

长期以来,山海关一直是清军入关作战的主要障碍,越过山海关,入主中原将会一泻千里。这次吴三桂主动献关,对清军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极好机会。多尔衮立即命令全部军队折而向东。为逼迫吴三桂彻底降清,多尔衮在行至山海关外五里处停下,按兵不动。此时吴三桂形势十分危机,一方面李自成大军压境,即将发动进攻,另一方面,内部出现士兵骚动,有将瓦解的迹象。吴三桂在清吴之间信使往返八次的情况下,向清军做出了新的让步,表示愿剃发归顺大清,割让北京在内的黄河以北的大片领土。同时也提出了“毋伤百姓,毋犯陵寝,访东宫及二王所在,立之南京”的条件。多尔兖接受了吴三桂的这些条件。于是清、吴联军迅速击败了李自成起义军。
山海关之战结束后,清摄政王多尔兖封吴三桂为亲王。由于吴三桂联合清军击败了李自成,实现了亡明士大夫的共同愿望,因而他又得到南明政权的赏识。南京福王政权在建立之初,便遥封吴三桂为蓟国公,派专使北上,携银犒军。
清军入关后,政治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清政府实行高官厚禄收买政策,亡明官僚纷纷归降清朝。吴三桂看风使舵,又放弃了拥立明太子的主张,成了满清忠实的鹰犬。吴三桂在追杀李自成、张献忠农民起义军的过程中,为表示对新王朝的忠诚,对一些反清的朱明后裔,不遗余力地斩尽杀绝,因而获得了清政府的信赖和倚重。顺治十四年(1657年),吴三桂以平西大将军身份南征云贵,攻打南明最后一个政权——桂;王永历政权。四年后,吴三桂在缅甸追杀擒斩了桂王。

mmexport1516584869726.jpg

吴三桂将各地起义军及南明政权逐一消灭。清王朝授予他总管云南军民事务的大权,后来又兼辖贵州,其子吴应熊娶公主为妻。吴三桂在云南开藩设府,成了割据云南的土皇帝,后来逐渐和清政府的统一政策发生了冲突。清政府要求在新占领区行使中央统一的行政管辖权,在军事上裁减军队,减轻财政压力,这打破了吴三桂世镇云南的美梦。几年来吴三桂一直在处心积虑地经营自己的这一独立王国,其辖区内官吏可不经朝廷而擅自任免。各省缺员时,吴三桂则安插亲信,谓之西选。同时他还以重金收买在京的朝官及各省将吏为其效劳。
他四处搜罗人才,招纳李自成、张献忠余部,编练军队,积极备战,成了分裂割据势力的总代表。清康熙政府掌握了吴三桂动向后,做出了撤三藩的决定。三藩指镇守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镇守广东的平南王尚可喜,镇守福建的靖难王耿精忠。
吴三桂得知后,联合其他三藩,于1673年发动叛乱,吴三桂自号“周王”、“天下都招讨兵马大元帅”。康熙帝历时八年才将三藩镇压下去。

mmexport1516584874157.jpg

康熙十七年(1678年)八月,衡州酷热,吴三桂加之心情不舒,焦虑过重,肝火过盛,便突然得了“中风噎嗝”的病症,随后又添了“下痢”病症,太医百般调治,终不见效。吴三桂便授意心腹大臣,迎接皇孙吴世璠来衡州继位,托付后事。八月十八日深夜,吴三桂在都城衡州(今衡阳)皇宫驾崩,时年六十七岁,只做了五个多月的皇帝。

二十二日,吴三桂的侄、婿与心腹将领马宝、胡国柱、夏国相齐聚衡州,公推吴国贵总理军务,派胡国柱回云南,迎吴世璠前来衡州奔丧。胡国柱到达云南,向留守的郭壮图传达众将的意见,准备护送吴世璠去衡州(今衡阳)继位。郭壮图有一女儿嫁给吴世璠,为保势力,力阻吴世璠离开云南,去衡州继位。九月,吴国贵召集并主持诸将会议,讨论今后的方针大计。”吴国贵虽颇有眼光、有胆有识,但诸将欲保云南家小财物,此议没经慎重讨论,便被否决了。十一月,胡国柱等用棉裹吴三桂遗体,秘密载经宝庆入贵州,大将军马宝留守衡州(今衡阳)。吴世璠迎至贵阳,并即帝位。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