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碧血丹心寻祖源 ----来自浙江玉环的报道(之二)

时间:2019-05-13   作者:吴启文  【原创】       阅读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549.png


在浙江省玉环大酒店召开的“首届姬吴血缘谱纲研讨会”上,有一位耄耋之年的宗亲特别引人注目,他就是来自海南的吴多兴老宗长。吴多兴,海南省文昌县抱罗镇人,祖籍福建莆田,中共党员。文革前湖南大学机械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广西著名的柳州工程机械厂工作,先后一担任技术员、科长、处级副总工、厂长等职。因工作原因,不仅常到国务院机械工业部汇报工作,重大合资项目还直接向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请示。1982年考入清华经管学院,到朱镕基担任院长的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深造,其毕业证上,还是朱镕基亲笔签的名。因此,常有宗亲调侃他,是“赵紫阳的部下,朱镕基的学生”。


上世纪90年代末,海南建省,他从广西机械工业厅任上调回海南。在海南省科技厅、工业厅、电力局、经贸厅等单位担任副厅长、局长、正厅级巡视员等职务。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528.png


2001年春天,他应好友之邀去周庄旅游。在车上,导游陆女士,谈起泰伯,说他的三让天下的精神,比孔融让梨伟大得多。这是吴多兴第一次听到外姓人谈到自己的祖宗,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伟大的祖宗。深深地感到“活了几十岁,怎么连自己的祖宗都一无所知,还要让论年龄该是孙辈的外姓小姑娘来教你”,深感汗颜。从那时起,他就一心扑在吴文化的研究上,一有机会就收集有关吴文化的史籍、族谱及文字记载,也不耻下问,请教这方面的专家学者。从此,他走上了漫漫的探索之路。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509.png


吴姓与黄帝轩辕氏的血统关系,在史书中,叙述不清。为了核准这一重大历史问题,他在2014年4月无锡吴文化节后,亲自去陕西岐山等地考察。考虑到年龄较大,身体不好(心脏血管已堵了70%),这样的长途跋涉,困难太大。子女们都反对他远行,而他执着的进行准备,义无反顾的踏上征程。为了防止发生意外,行前他写下了留言,路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告诫子女不要责怪任何人,是他一个人所为。如此悲壮的行程,如此壮烈的精神,使人感动万分,更令人粛然起敬。不仅感动了无数宗亲,也感动了天地,感动了祖宗。在岐山瞻仰周公庙时,由于在无锡有这样的传说,泰伯来到无锡是凤凰引的路。周公庙后的凤凰山顶有座凤凰雕像,为拍攝这座雕像,他不顾疲劳去攀登凤凰山,由于山高路徒,到达山顶时他感胸闷,呼吸困难,心跳加快,头脑昏昏沉沉,神志不清。也许是真的感动了祖宗,他在当地二位年青人照料下,坐下来休息二十分钟左右就慢慢恢复过来,而后也日渐见好,顺利完成了这次考察。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452.png


这次北上,他不仅到了陕西武功、岐山、彬县,还到了甘肃庆阳、庆城、、宁县、正宁等先周发祥地,进行详细的考察和资料的收集,终于找到了足以证明姬弃是帝喾的儿子,是轩辕黄帝第六世孙的依据,以及先周的发祥地应该是甘肃庆阳的事实。返程时,他又到了河南南阳、紫荆关和江西樟树、吴城等地考证,积累了丰富的历史资料。后来,他又到北京、上海等地的图书馆、博物馆,查阅70多本和各地族谱方志。经过筛选整理,写出了具有极高史学价值的30多万字的《姬吴史踪》一书,被众多吴文化研究者认为具有较高“可读性”参考资料。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428.png


2018年4月,他与浙吴会执行会长吴松金,再上陕西岐山。正碰上“陕西岐山首届西周文化节”。这本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但由于过度劳累,体力不支发高烧不退,只好提前返程,很是遗憾。今年,4月无锡祭祖期间,就买了到西安的机票,准备三上岐山,继续探寻姬吴血缘。


Screenshot_2019_0424_170405.png


据海南的宗亲介绍,吴多兴是共产党员,省内一名高级干部,但他为人低调,从不张扬,从不宣传自己。每次参加宗亲活动,都听从主办方的安排,从不争座次,不争发言。在与宗亲的交谈中,也从不谈自己过去的辉煌与荣耀,从不谈自己为海南建省后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位名人的话,“有的人老了,但他还年轻,这是国之珍宝,是年轻人的镜子。”


吴多兴,一个在吴文化学习研究道路上执着追求、孜孜不倦的探索者,一个默默无闻、朴实无华的奉献者,一个碧血丹心、砥砺前行的开拓者,一个受人尊敬的长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